拉车的12岁少年……那个年代的故事

2020-08-18 06:57:57 美国华兴报 程汝钊 阅读:4398

大家都见过牛拉车,马拉车,驴拉车。但是你见过人拉车吗?一个人俩个胳膊架在两个木头之间,一条板带勒在肩膀上,靠两个胳膊和肩膀的力量拉动自重500斤负重2000斤的胶轮木板车在崎岖的道路上前行吗?。百度词条上这样解释:地板车是早期的运输工具,它有车体、车轮两部分组成。地板车的车体和车轮不是一体的。车轮可以从车体上卸下来,一般人们用完车子都会把轮子卸下来搬到雨淋不到的地方。地板车是需人提供力才会前行的。人可以推车他向前行也可以背着身子拉着他向前行!

地板车在平路上还好,遇到上坡或者下坡就困难了,一般的下坡还好,如果遇到大下坡,需要拉车人很好地驾辕,控制方向,控制速度,否则轻则地板车滑出路面,车翻货损,重者车翻人亡惨不忍睹。负重地板车在一般的上坡还好,可以走走歇歇,如果遇到大上坡,一定要有人帮忙,前拉后推才行。人力车是上个世纪80年代以前中国大地上的一景!命运曾经让我成为这一景中的一员......那年我12岁。


1966年,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,几乎一夜间,受人尊敬的校长老师成为牛鬼蛇神,戴高帽子,挂牌子游街示众,拉到台上,被拳打脚踢接受批斗。我这个学校的班长,老师的红人,济南市的三好学生标兵,也一夜间成为了黑五类,封资修教育黑线的标兵。我虽然没有被揪上台被批斗,但是被靠边站,出身好的老师造反当了学校领导,在学校大院里截住我,凶巴巴地质问我:“程汝釗!你什么出身!”我从此被打入另类!在学校抬不起头。以后被赶出学校。无学可上,无书可读,街上天天乱哄哄的游街,游行,辩论,家里生活困难,也天天担心被抄家。听说街北头的小沫子给人拉车,包月每个月18块钱。羡慕的很。找到小沫子说:沫子,帮我找个拉车的活吧,抹子不屑一顾地看着我:“你?这么瘦这么小,没有人要的!”,大我2岁的抹子,个子比我高,人也显得有力气。抹子接着说:“我早晨5点出车,晚上8点收工,中午窝头咸菜,你受得了吗?” 。“受得了,受得了”我点头如捣蒜。抹子说:“你愿意也不行,没有人要你的!”。在抹子这里碰了钉子。就去找我家的邻居,大杂院的张伯伯,张伯伯过去是国民党军队的连长,解放后靠拉车为生。张伯伯说,“我这里也不需要,”他也是无钱分给我,“我给你个套子绳去打零工去吧。” 所谓套子绳就是在驾辕的拉车人旁边的铁环上挂上绳子帮助拉车人。这也是拉车人上坡所必须的。
第一天我拿了套子绳出门,来到济南天桥,鼎鼎大名的济南天桥是济南市的交通要道,天桥的中间跑火车,下面涵洞走行人,自行车和地板车,天桥上面跑汽车机动车。下面走涵洞的人力车一定需要套子(拉套子的)在天桥拉套子有个官价,5分钱一个坡,一个人力地板车过来,十几个拿套子绳的孩子围上去 大声叫着,爷们,挂一个吧?爷们,挂一个吧?拉车的看着哪个个子高的,样子壮的用手一指,这个被指的孩子就把套子绳挂上了,帮助车夫把人力地板车拉上坡,得到5分钱,而我,因为又瘦又小,上前冲了几十次都没有挂上,一个多小时过去了,汗水流了不少,一分钱没有挣到,心里着急的不行。穷则思变,涵洞里接不到活,我就跑到前面,而且,自行降价,大声喊着,爷们,挂一个吧?爷们挂一个吧!三分一个沿(坡)三分一个沿。这样我很快得到一个活,拉了一个坡,但是我擅自降价拉活的事被套子们知道了,领头的套子叫着:谁***降价?谁***降价?看我打不死他,看我打不死他。不好,得罪套子了,这里接不到活赶快走,在回家的路上,我在趵突泉看到负重前行的人力车,赶紧上前问:爷们!挂一个吗?看来车夫很累了,回答:到黑虎泉多少钱,我说5分,车夫说,挂上!趵突泉到黑虎泉,三站路约1500米,到了黑虎泉,车夫给我一毛钱,我说只有三分找你。车夫有点不情愿,说好吧,你再去后面再接接他们。让我帮助后面的他们伙伴的车拉到黑虎泉。一共挣到1毛钱。我晃着套子绳回家了。回到大杂院,邻居大伯伯问:”小釗,挣了多少钱?“”我挣了1毛钱”。 “不简单,不简单!全家一顿菜钱呀!“四邻六舍围过来,七嘴八舌,“小釗不简单呀,挣了全家一顿菜钱呀!”,在大家一片赞扬声中,我非常得意!


第二天我转到济南火车站货场去拉车,货场拉车随着路途远近和车夫的心情好坏,心肠好坏定价,不过大家都愿意为一个喜欢大声叫骂,喜欢说:草他猴,草他猴的中年人拉车,因为他尊重拉套子的人,休息时,还给套子买个三分钱的冰棍。我有时候拉货车的套子,有时给车夫驾辕拉空车,车夫坐在车上,从经一路拉到英雄山,一路上坡,四站路挣1毛钱。后来我哥哥也加入了拉车,我们每人带二个窝头或者馒头约好中午在货场见面,买二分钱的咸菜,喝自来水解渴。

我拉车一天,少的时候挣过4毛多。多的时候挣过8毛,如果哥哥也去拉车,晚上给母亲交钱时,有一点竞争的味道,一般来讲,我挣的比他多,究其原因,是我哥哥长得漂亮,他腼巓,害羞,不好意思和其他孩子抢活,我比较能抢活,如果车夫嫌贵,还会主动降价。把钱交给母亲后,母亲常常返回我们1毛钱作为奖励!兄弟俩一起出去拉车,心里踏实,特别开心。路上双方都拉着车碰个对面。相互笑笑,弟弟叫声哥哥,哥哥叫声弟弟,非常温馨。记得一个夏天的夜晚,天已经漆黑,我们二个人收工一起回家,走到12马路一个水果铺,有一个西瓜才卖1毛5分钱,真便宜!也不看西瓜的好坏,也不管路途的远近,两个人就兴奋地把西瓜买了,一个12岁的孩子,一个14岁的孩子,轮流抱着西瓜,走了10几里路,终于把西瓜抱回家。母亲心疼地说,唉,傻孩子,你俩在路上应该就把西瓜吃了。兄弟二人把西瓜抱回来给母亲。内心无比的欢喜。但是当兴奋地打开西瓜时,西瓜水洒了一地,原来西瓜熟过了,是个罐子西瓜!母亲为此还难过了好几天。。。

​我从1966年的12岁。一直拉车到1968年的14岁,1968年和哥哥一起到济南造纸厂干了半年捡铺衬(挑布头)的童工。1969年1月不到17岁的哥哥就去黄河农场了,70年16岁的我进了工厂。从此开始了另外一段人生。

​往事如烟,并不如烟!生活就是经历,甜酸苦辣编织着那个年代的生活,我在这个社会大课堂里读到各种各样的故事,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喜怒哀乐,每个人都在努力地活着,都在经历着与众不同的人生。



 
华兴报网站征稿
  题材不限,热点评论、新闻追踪、游记、散文、创业故事、留学经历、移民、工作生涯、美食心得等,以及相关专业文章,如科技、房地产、税务、医疗、健康、法律、移民等。原创:自己撰写,配图为佳;编译:编译自网站上的好文章。邮箱:jssnjszxl@qq.com。
  美国华兴报发行明尼苏达州、威斯康星州、爱荷华州、北大科大州、南达科达州、伊利诺伊斯州、密苏里州、俄亥俄州和芝加哥市,每期发行一万份。
免责声明
  本站(网址:chinatribune.com.cn)凡标注来源的文章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(邮箱:jssnjszxl@qq.com,微信:jsjszxl),以便及时删除。







 
 广告
诚请护理
  住白熊湖区(white Bear Lake),需要一位有爱心耐心50-60 女士看護能自理老太太,包吃包住,詳談請打651-707-6421 朱丽
广告联系微信:jssnjszxl
 
 广告
外卖店出售
  Brooklyn Park 外卖店出售。地点好,生意佳。收入稳定,适合家庭经营。意者请电:952-388-8337,651-276-7888
广告联系微信:jssnjszxl
 
 广告
出售电话卡
  出擎天电话卡,打中国1280分钟,只需25美元;购卡电话:6513870234 , 微信:Ch77289
广告联系微信:jssnjszxl